秦桧祸国

2019-05-18 02:04:42

秦桧祸国

秦桧秦桧(1090—1155)字会之,江宁(今江苏南京)人。宋政和五年(1155),登进士事兼知枢密院事。九月,秦桧又将一同执掌朝政的尚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知枢密院事吕颐浩排挤出朝,令他于镇江(今属江苏)建都督府,专理军队事务。秦桧独揽朝政,于朝中培植党羽、亲信,排挤异己,一时间,求和论调甚嚣尘上。二年,吕颐浩不满秦桧的独断专行,自长江江防返回临安府(今浙江杭州),赵构亦对其“南人归南,北人归北”的主张深感不安。秦桧不久即遭罢免,且榜示朝廷,不再复用。

绍兴五年(金天会十三年,1135),完颜晟死,完颜直继位,是为金熙宗。完颜昌等人力主与宋廷议和。宋廷中的投降势力视此为求一和的极好时机而加紧活动,秦桧也因此得以再度起用。七年,金廷在罢废刘豫的伪齐政权后,金帝完颜直在左副元帅完颜昌,太师、领三省事完颜宗磐,左丞相太保、领三省事完颜隽等权臣的一再坚持下,将原属伪齐统治下的陕西、河北地区划归宋廷,以换取宋朝向金朝称臣。时任枢密使的秦桧唯恐岳飞等将领的抗金会使议和不成,极力破坏抗金斗争。他与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都督诸路军马张浚劝说赵构收回由岳飞并统淮西军的成命,致使岳飞气愤已极,一度弃军还家,更导致淮西军大将郦琼率几万兵马哗变投降伪齐。张浚因此引咎辞职,荐举赵鼎为宰相。秦桧随即又离间张浚与赵鼎的关系,以图从中谋利。十二月,宋请和使王伦自金朝返回,带回完颜昌的口信,“和议自此平达”。宋帝与秦桧喜出望外,加快求和的步伐。

绍兴八年(1138)三月,秦桧官复原职,重登右相之位。十月,秦桧借宰相、执政官入见宋帝之机,单独留下,向赵构进言:“若陛下决欲讲和,乞颛(专)与臣议,勿许群臣预。”赵构当即表示:“朕独委卿。”秦桧仍担心宋帝议和决心不坚;或为群臣所阻,议和难成,便有意拖延了几天。直到摸透宋帝议和之意坚定不移,方向赵构呈递与金求和的文书。且明令禁止群臣干预议和之事。不久,秦桧再借赵构建储之议,排挤赵鼎与参知政事刘大中,二人随即罢官谪贬。从而秦桧得以独揽朝政,专主议和。为实现与金的求和,秦桧变本加厉迫害和排挤朝中的主战派官僚。枢密副使王庶、枢密院编修官朝铨五彩金刚鹦鹉、赵雍、校书郎许忻、礼部侍郎尹焯等一大批官僚均因上疏反对议和,指责秦桧的屈膝卖国的行径,相继被贬逐出朝。秦桧的所作所为激起朝廷内外有识之士的强烈不满与切齿痛恨。胡铨在其上书中即明确表示:“义不与桧等共戴天,区区之心,愿断三人(秦桧、宋请和使王伦、孙近)头,竿之藁街。”临安府民众得知胡铨上书后,纷纷传抄,全城“暄腾数日不定”。殿中侍御史陈刚中在胡铨遭贬后,为他送行,称赞他:“身为南海之行,名若泰山之重。”更有人将胡铨的奏疏刻版刊行,广为传布,深得民众的同情。

十二月,金廷使臣张通古、萧哲以诏谕江南为名,入境南宋。秦桧自感此称谓将招致朝廷群臣非议,遂与萧哲商议,乞求改“江南”之称为“宋”,改“诏谕”之名为“国信”。金使南下,再次激起抗金军民的反对。宋京东、淮东宣抚处置使,兼河南、河北诸路招讨使韩世忠黑玛丽鱼临产肛门图先后五次上疏力谏,希望能废止议和,与金军决一死战。但宋廷始终不许。金使入朝,声言金廷册封赵构为帝。秦桧甚至要求赵构“引屈己之礼”,接受金廷的册封。赵构对此难以接受,而朝廷内外更难以容忍。淮西制置使扬沂中、权主马步军司解潜及殿帅韩世良相继告之秦桧,如若军民群起攻之,将如何办?且告秦桧党羽,领兵在外的岳飞、韩世忠等将领若责问此事,又将如何作答?秦桧见此情景,不免心虚,更恐怕宋帝难以接受金廷的要求而改变初衷,便以辞职作为试探。赵构虽不愿屈己受金廷之封,但求和之意甚为急迫,见秦桧欲辞职,竟声色俱厉,依旧要他主持议和之事。秦桧知宋帝仍坚持求和,遂又与御史中丞勾龙如渊、右谦议大夫李谊、给事中楼照等人商定,由秦桧摄家宰接受国书,而后将金廷国书藏于禁中。宋帝赵构同意此议,下令由秦桧赴驿馆面见金使。金使又提出,让宋廷文武百官备礼参拜,秦桧无奈,只好令三省属吏着朝服导从,自己则代表宋帝正式跪拜,接受金帝诏书。根据金帝诏书称,南宋作为金朝的届国,向金称臣,每年贡金银25万,绢25万匹。而交换的条件为,金廷将河南、陕西之地划归宋朝,且允许归还太上皇帝赵佶的梓宫,以及放还原宋宗室成员。此屈辱和议一定,宋廷竟视为喜事,大加庆贺。而张浚、岳飞、乌翅真鲨徐俯等将领强烈反对投降求和的行径,于上表中讥讽秦桧的投降卖国,表示要誓死抗金,使“秦桧读之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