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的爹在拼什么_读者文摘

2019-05-21 02:11:45

人家的爹在拼什么_读者文摘

在这个被网民戏谑为拼爹的时代,一次又一次证明,无论是官二代、富二代还是星二代所惹下的风波,根子都是上一代的问题。那些苦心经营的爹们,用金钱、名誉、地位换来的不过是子女的无知、无耻和无畏。

这使我想起另一个富二代和他的爹。

2008年,台湾传来爆炸性新闻徐鑫,台湾旺旺集团收购台湾中时集团,由旺旺集团老板蔡衍明的大公子蔡绍中执掌这一包括《中国时报》、台湾中视和中天电视台在内的传媒航母。从此“小老板”成了台湾媒体朋友称呼蔡绍中的专用符号。我发现这些朋友的言行变得有些微妙,我也是做媒体的,能够体会到那些驰骋媒体沙场几十年的总编辑、总主笔、台长、制作人,突然有一个二十郎当的小伙子空降成为自己的老板,且不说情何以堪,关键是面对这种年龄只够当实习生的小年轻,该怎样请示和怎样执行他的指令呢?

没多久,台湾媒体朋友来电,他们要陪小老板来厦门公干,这是小老板第一次以媒体老板的身份到大陆,他希望接触大陆的媒体同行。这使我有缘近距离接触拥有亿万身家的富二代。

我虽然想象了各种开场,但小老板的低调和谦虚仍然出我意料。尽管还是被人簇拥的年轻人,但礼节周到得仿佛一位长者。我礼貌性地向他客套了几句,他却十分诚恳地对我说:“我什么都不懂,全靠他们(他用手势比着周围)这些长辈帮忙。”

席间大家相谈甚欢。小老板看到电视里正在采访的画面,发现厦门卫视话筒的麦牌特别巨大醒目,突然问:“中视、中天的麦牌怎么没看到?”大家忙解释,中视、中天的话筒靠近被采访者,所以被遮住了澳洲大蠊。我笑着帮同行打圆场:“这说明中家庭适合养什么狗视、中天的记者太敬业了,他们抢在前头。”“靠近被采访者有什么好处呢?”小老板又虚心地问。我说:“这样录音的效果会更加好。”小老板轻轻地说了一句:“是录音效果好一点重要,还是电视台的麦牌醒目一点重要,这个我不懂,我听你们的。”小老板这么一提醒,连我都开始思考如何两全其美这样一个熟视无睹的技术性细节。

交谈中,我惊讶地得知,小老板居然没有上过大学。这么有钱的富二代,留学名牌大学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小老板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原来是他爸爸不准他读大学,理由是:“你将来会领导很多博士,如果你自己又是老板,也是博士,就怕你会太自傲,就不会谦虚地听那些博士的意见,那些博士就帮不到你了。应该有些事输给人家,有点自卑感,对人家才会客气一点。”

后来我才知道,小老板高中一毕业,就被他爹放到公司当了十年实习生,小老板回忆那一段经常挨骂和被“磨”的岁月:“没有名片,也没有头衔,全公司只有我最特别,我的牌子上就只有‘蔡绍中’三个字。”

再后来,看到大陆富豪一系列的博士学历造假风波,我想起那位低调得让人舒服的小老板,突发奇想:小老板的爹不让他读大学,背后是不是有更深层的原因?也许其中包含着一种更深刻的中猫喝水国人的智慧,人不可能十全十美,与其让命运来安排,不如自己主动选择,财富、健康、长寿、爱情、婚姻、家庭、子孙、名声……如果非得选择一个有缺陷,也许学历和学位是最值得放弃的了。

很可惜,我没有见过小老板那位似乎不近人情的爹,否则,我真想向这位爹求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