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纸游戏

2019-10-21 19:45:28

1.血色梅花

八天前,大二学生吴强,从六层教学楼顶坠下身亡。他的头七之日,在他坠地的位置,突然多了一个大红的梅花图案。梅花图案是用血画成的。

传纸游戏吴强的死造成的阴影还没有逝去,血色梅花更是加深了大家的恐惧。当然,也有不害怕的,白凌风就是其中一个。

晚上,白凌风听着室友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吴强和那朵梅花之间的联系,正当大家讨论说是不是吴强的鬼魂回来了的时候,突然,日光灯眨了几下,灭了,宿舍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几个人尖叫出声,白凌风摸出小手电,对着日光灯照了照,灯管乌黑一片:“这个灯坏得可真是时候。”白凌风咕哝了一句,室友郭子修说了声“我去买灯管”,然后匆匆地走了出去,其他室友则害怕得躲进被子。

借着微弱的手电光,白凌风发现只有刘诚不在。那小子,肯定是吓得跑出去了。就在白凌风自告奋勇修灯的过程中,刘诚回来了,他一声不吭地上了自己靠窗那边的上铺,用毯子蒙上头,睡下了。

折腾了半天,灯还是没有修好,于是大家决定先睡觉,等第二天再请电工师傅来修灯。

“各位,我提议玩一个游戏,才十一点呢,我睡不着。”郭子修不想早睡,嚷嚷道。

“什么游戏啊,明天再玩吧,而且现在黑乎乎的。”甘三子懒洋洋地说。

“咱不都有小手电吗?玩吧,传纸游戏,上次不是玩过了的吗?就是每个人在纸上写一句话,传给下一个人。我们按长幼顺序,一个接着一个地来。”郭子修说着,为自己这个提议兴奋不已。

甘三子是老大,他打开自己的小手电,找出纸笔,写了第一句话,然后传给邻铺的老二白凌风。白凌风写完后传给了左边的高铁。高铁写完之后,将纸送到了上铺李老四手里。李老四瞟了一眼,之后也快速地写好了,然后将纸条传给了同样在上铺的刘诚。过了好久,正当郭子修等得快不耐烦的时候,刘诚将纸条丢到了郭子修枕边。郭子修拿出笔来写完了又传给甘三子,甘三子看都没看传给了白凌风,白凌风接过纸条,正想说句什么,忽然他的眼睛定住了。这纸根本不是刚才传了一遍的纸,而且纸的上端中央,清晰地绘着一朵红艳艳的梅花。

“开灯,不,点蜡烛!”白凌风尖声地叫道。

甘三子一个激灵,立即伸手向床下的塑料方盒去摸蜡烛,突然,他感到手心有一股潮湿的触感,举起小手电一看,居然是血!满手的血!

2.意外死亡

先赶到男生宿舍507房的是学校保安,之后是公安局的刑警。507室的五名男生都被带到了学校保卫处,只剩刘诚直挺挺地死在床上,面色铁青,瞳孔放大。

带队的办案刑警叫赵春明,他冷幽幽地问道:“刘诚死了,你们都是嫌疑人,我希望你们能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不然对谁都不好!”

白凌风猛地站起身来,直视着赵春明:“赵警官,破案是警方的责任。难道因为你们找不到凶手,我们就要挨个儿全部被关押吗?”

“你不服气?那好,把他带到另外一间房里!我亲自来审。”

白凌风被带进保卫处的另一个房间,两分钟后,赵春明走了进来。“说吧,现在你可以开口了。”他的语气仍然很淡漠。

白凌风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会说?”

赵春明啪地敲了一下桌子:“小子,你说挨个儿把你们关押,这分明就是一种提示。”

白凌风点了点头:“是的,赵警官,我刚才是试探了你一下,事实上,吴强之死被定性为自杀,我对警方有些失望。我想,我的室友肯定也有人这样想。”

赵春明看着白凌风,语气缓和下来:“你在暗示什么?”

“我,还有我的五个室友,虽然和吴强不同班,但我们都是好朋友。我们在507,他在407,比我们低一层楼。

“吴强很勤奋,也很刻苦。一年前,吴强喜欢上校花蓓蓓。但自从他和郑蓓蓓好上之后,他就变得很颓废,老是说不管他怎么努力,也没有什么可憧憬的未来。”白凌风不徐不缓地说着,眼里满是忧郁。

“我先后不止一次地劝说过吴强,想让他振作起来,可他总是不听。直到有一天,他告诉我会好好振作。谁知道,最后他还是……我觉得他不是自杀,而是有人杀了他。而目睹他被杀的人,最后也难逃被杀的命运。”

“你是指刘诚?”赵春明问道。

“是的,刘诚在吴强死后,精神恍惚,经常一个人发呆。吴强死后,他的父亲来收拾他的东西,刘诚看着吴强父亲离去的背影,一个人偷偷地抹眼泪。这一幕,被我们宿舍的室友在窗户里看了个正着。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更加验证了我的猜测。有人发觉了刘诚对吴强的死知情,所以杀了他。”白凌风斩钉截铁地说道。

赵春明打断白凌风:“动机呢?在这么多人面前杀人可不容易。”

“也许杀手故意搅乱视线,让大伙儿背着杀人的罪名,这样一来,学校迫于影响,和警方做个和稀泥的决定,也不是没有可能。”白凌风接着详细地和赵春明讲了当天晚上的情形。

“白天出现血色梅花之后,我们宿舍晚上谈起了梅花,接着谈到了吴强。这时恰巧日光灯坏了,刘诚吓得跑出去了,郭子修去买灯管,其他人则钻进了被窝。等灯买回来之后,刘诚回来了,有人故意把灯线弄断,或者在电线上涂抹什么绝缘物质,反正灯不亮了。然后游戏开始,到刘诚的时候,他本来已经很害怕了,谁知道他越是害怕,越是有人和他作对,那人悄悄地跑到刘诚的床上,将他掐死了。”

赵春明沉吟了一下,没有出声。

白凌风继续道:“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第一次跑出去的刘诚,已经被害了。而跑进来的人,不是刘诚,而是另有其人。”

赵春明眼睛一下子亮了,他点了点头,示意白凌风离开:“有事我们会随时找你,注意安全。”

白凌风应了一声,离开了保卫处,慢慢地走向教学区的阶梯教室。还有五分钟就要上课了,白凌风注意到高铁和李老四走了进来,跟着甘三子也进了教室,只有郭子修没有来。

3.抽丝剥茧

讲座开始了,旁边的人都拿出了纸笔,白凌风下意识地掏了掏口袋,一下子掏出了那张用来玩传纸游戏的纸,不由得呆了一呆,他拍拍自己的脑袋,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讲座是两个小时后结束的,白凌风拿着那张纸,径直去了保卫处。赵春明对郭子修的讯问刚刚结束。

赵春明接过纸条,纸上是这样开头的,第一句话写道:“吴强死得很惨,他父亲很可怜。”

第二行写道:“是啊。真可怜。”

第三行写道:“天不怜英才。”

第四行写道:“是啊,真是天意啊。”

第五行写道:“吴强不是自杀的。有人杀了他。我看见了。我很快也要死了。”

第六行写道:“吴强死于午夜,你哪只眼睛能看到?梦游了吧?”

赵春明看完这张纸,不由得愣了,传纸游戏上真的这么写?那他关于郭子修的杀人推断可能是错误的。然而白凌风说了一句话,让赵春明坚信,正是郭子修杀了刘诚。

“我们昨晚写的并不是这张纸,我还记得甘三子是这样开头的:‘太困了,搞什么呀搞。’我写的是‘郭子修失心疯了。’”

赵春明点点头,看了一眼白凌风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换了这张纸?是谁?他为什么要换纸?”

白凌风不假思索地答道:“我上课的时候就想了很久了。换纸的人,一定是凶手,他弄死了刘诚之后,总得让人发觉吧。如果到天亮都没有人发现,那他搅乱视线的计划就落空了。所以,必须得在整个宿舍人全部都在的时候揭开刘诚已死这个谜底。所以他换了纸,想引起别人的注意,接纸的甘三子原本应该注意纸被换了,然后找蜡烛,这样,他手一伸进塑料盒里,肯定尖叫。这时,凶手的计划就得已实现了。谁知道甘三子看都没看,被我发现了纸被调包,于是我让甘三子点蜡烛,结果还是一样。”

赵春明嗯了一声,握了握白凌风的手道:“你说的很重要,谢谢你。”

白凌风苦涩地笑了笑:“不说这个,他们三个,都是我的好朋友。我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

赵春明再次传唤了甘三子、高铁和李老四,结果三人都说纸条上的字不是他们昨晚写的。

而郭子修在赵春明的审讯下,终于供认吴强死的那天晚上,他和吴强相约到了教学楼楼顶。“不是我推的,是他自己掉下去的!我,我没有骗你们。”郭子修哭出声来。

“吴强死于晚上一点,那么晚了,你们去楼顶干什么?还有,为什么他会掉下去?”赵春明反问道。

“我,我也喜欢郑蓓蓓,郑蓓蓓亲口否认没有和吴强谈恋爱,既然没有,大家都有追求她的权利。我和吴强很熟,所以经常劝他放弃,说我爸爸是企业老总,他将来最多也就是个白领,永远比不过我。

那天是他约我的,我以为他要和我打架,于是叫了刘诚一道,让他躲在旁边看着,要是吴强动手的话,刘诚就出来劝架,谁知说着说着,吴强走到了楼顶边缘,他在那里对着月色做了个深呼吸,突然掉下去了。”郭子修再三地解释道。

“那刘诚呢,你为什么要杀刘诚?”赵春明恼了,这个郭子修看起来老实,实际上狡猾得厉害。

“我没有杀他!他以为是我推吴强下去的,但是后来我解释清楚了!”

“那这是怎么回事?”赵春明打断他,拿出传纸游戏的纸条。

郭子修看了一眼,答道:“这是吴强爸爸来的那天,我们玩游戏用的,后来不见了。这张纸能说明什么,说明我杀了刘诚?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赵春明瞪着郭子修,丝毫不相信他的话。

4.真相

对郭子修的起诉是半个月后,然而案件的疑点很多:既然刘诚从外面回来后不久就死了,那么玩传纸游戏的人是谁?其他人证明警方出示的传纸游戏纸条不是当天晚上的那张,那么,那张纸条在哪?案发后,宿舍里的五个人可都是被第一时间带进了保卫处的。

赵春明又一次来到了吴强的母校。时值傍晚,操场那边传来阵阵欢呼声,赵春明信步走了过去,只见绿茵场上,两支球队正踢得难舍难分,一名前锋临门远射,将球踢进了对方球门。整个绿茵场上一片沸腾,一个靓丽的女生向那个前锋奔跑过去,在他的脸上印了一吻。

等那个前锋转过身来,赵春明这才发现他是白凌风。

球赛结束后,赵春明叫住了白凌风。白凌风有些诧异:“咦,赵警官,你怎么来了?”

赵春明没有回答,只是问道:“刚才那个女孩子是足球宝贝?”

白凌风向赵春明看了一眼,答道:“我们这样的球队,是不可能有足球宝贝的。”

赵春明哦了一声道:“你把几个室友全部给我叫到学校保卫处去,我在那里等你们。”

又是一轮讯问,赵春明一无所获,没有人知道原来那张纸上哪儿去了。只是甘三子这样说道:“后来拿到纸的人,只有三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郭子修,一个是白凌风。要说替换,只有我们三个人有可能。我没有这么做,我想凌风也不会那么做的。”

赵春明忽然感觉到不太对劲,如果纸是郭子修换的,那么他身上或者床上应该有原来那张纸才对;而甘三子根本没有看那张纸条,那么就只有白凌风了。白凌风是宿舍里五个学生中最早开口,也是最早离开保卫处的。那张纸条也是他交给自己的……

想到这里,赵春明眼前瞬间闪过那个亲吻白凌风的女孩子,难道她是?赵春明立刻让人去调查那个女生,同时,单独叫来白凌风。

白凌风又一次坐到了赵春明的面前,他的眼神有些游移不定。

“我们谈谈郑蓓蓓好吗?就是下午那个女孩子。”赵春明开口道。

白凌风叹了口气道:“郑蓓蓓是我的铁杆球迷。”

“那你对她一直有好感,对吧?”赵春明不置可否地问道。

“是的。我知道你已经开始怀疑我了,我向你坦白吧。”白凌风抬起头来,又是轻轻地叹息。

郑蓓蓓真正喜欢的人,是白凌风,但是吴强和郭子修并不知道,这两个人对她展开了激烈的追求,每天短信电话不断,这让郑蓓蓓不胜其烦。

白凌风从郑蓓蓓嘴里得知这一切后,非常愤怒,他让郑蓓蓓告诉吴强和郭子修两人,她另有所爱。谁知吴强和郭子修相互以为真正的对手是对方。郭子修经常在宿舍里羞辱吴强,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郭子修尖酸刻薄的话无意中深深地伤害了白凌风,因为白凌风家境也很差。

这天白凌风无意中获知郭子修和吴强将在教学楼顶谈判,于是他提前去那里做了准备。白凌风知道吴强说到激动的时候,喜欢走近楼层边缘,一边扶着那只有两尺高的矮墙,一边慷慨陈词。白凌风在距离矮墙半米的地方,放了十来块香蕉皮。踩上香蕉皮,人会不由自主地向后摔倒。本能之下,吴强想借助矮墙的力量定住身形,可正因为这样,巨大的惯性将吴强摔了出去。

吴强死了,郭子修和刘诚第一时间溜走了。这时,一直守在教学楼一楼某间教室里的白凌风爬上楼顶,将地上的香蕉皮收拾干净。

吴强死后,郭子修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更加兴奋。这让白凌风始料未及。他以为吴强一死,郭子修会害怕。甚至躲在旁边的刘诚也会误以为是郭子修把吴强推下楼顶。结果,郭子修展开了对郑蓓蓓更大的追求攻势。

“为了吓唬郭子修,我甚至从学校医院偷来了血浆,在吴强死后的头七深夜,在那个位置画了一朵梅花,结果郭子修还是不怕,只有刘诚有些胆怯了。”白凌风说道。

白凌风想借梅花吓唬刘诚说出真相。但刘诚始终守口如瓶,而郭子修在宿舍里更加张狂,每次都大肆炫耀自己的家境,声称家境贫寒的人永远不会有出息,夸口自己凭自己的背景一定可以追到郑蓓蓓。

于是,白凌风决定杀掉刘诚,嫁祸给郭子修,就像他上次害死吴强,想嫁祸郭子修一样。

宿舍楼每天晚上十一点半熄灯,刚好那天晚上,十一点刚过灯就坏了,这让白凌风提前了行动。刘诚出去后,白凌风趁大家不注意,拿起早已备好的血浆,倒进了甘三子床下的塑料盒里。

灯管买来之后,白凌风自告奋勇地来修灯。宿舍没有梯子,白凌风爬到刘诚的床上,正在这时,刘诚回来了,钻进了被子,蒙头而睡。白凌风推了一把刘诚,刘诚向床里翻过身去,这时,白凌风蹲下身来,对准了刘诚后脑就是一拳。

刘诚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晕了过去。白凌风借口检查灯管,扳回了刘诚的身体,将灯管放在被子上,然后死死地掐住了刘诚的脖子。20分钟后,白凌风宣告修灯失败。

“这个中间,没有人起疑心?”赵春明很惊讶地问道。

“当然没有,血色梅花出现后,他们其实都和刘诚一样,吓都吓死了,一个个早躲到被子里去了。

“传纸游戏是郭子修提出来的,也怪他运气不好,就算不是他,我也会寻找时机大声叫唤,然后让甘三子找蜡烛的。”白凌风淡淡地说道,“至于那张纸条,刘诚就睡在我上铺,我趁黑将‘他’的纸条丢到了郭子修床上,最后偷偷调换了。”

赵春明不由得心里一寒,这个白凌风,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还嫁祸给他人,胆子太大了!

“喜欢郑蓓蓓,就是你的杀人理由?”赵春明问了最后一句。

“是,也不完全是。纯洁的爱情,是排他的。还有,郭子修利用金钱击溃了我所有的人生梦想,就像他破灭了吴强的梦一样。”白凌风缓缓地说着,他的眼睛里忽然有了泪水。

性感美女图片

美女图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