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闯:从恐龙爱好者到科学艺术家

2019-01-05 15:04:07

赵闯:从恐龙爱好者到科学艺术家

7岁开始自学画恐龙,21岁时他的作品《远古翔兽复原图》刊登在英国《自然》杂志上,这是该杂志第一次使用中国人绘制的古生物复原图作为封面。作者赵闯,那时是大二学生,没有经过任何美术专业学习,对于恐龙是发自内心地热爱。

如今29岁的赵闯,是国内唯一把复原恐龙图当成职业的画家,他的同行在全球少之又少。截至目前,他已经创作了超过1000种古生物化石的生物形象复原作品。可能所有人在小时候都喜欢过恐龙,而我把画恐龙当作一生的职业。赵闯说。

不久前,赵闯的科学画展在北京中国古动物馆举办。他用绘画和雕塑等艺术作品,再现了亿万年前的世界。恐龙、翼龙、史前水栖爬行动物、古哺乳动物等生命形象在他的笔下复活,其形象之生动,色彩之艳丽,让观者叹为观止。满脸络腮胡子的他,也被赋予了科学艺术家的称谓。

从小喜欢画画,对动物名字特别敏感

上学之前,赵闯对海洋动物非常痴迷,就像画《清明上河图》似的,从家养的金鱼画到河塘里的鲫鱼、草鱼、鲤鱼,深海中的鲨鱼,把他自己认识的海洋动物全都画个遍。他告诉记者:我对动物的名字特别敏感,但是记人名很费劲,小时候还不识字,姥鲨的姥字很难写,但是我看一眼就记住了,特征我也记住了。赵闯回忆童年的时候很是开心。

《十万个为什么》让赵闯知道,原来恐龙是真实存在的大型动物,他开始翻阅各种与恐龙有关的图书。这个较真儿的小男孩把看到的恐龙图和文字介绍一一对照。有一次,他看到两幅图片中霸王龙的脚趾数目不同,就特地去查文字资料,之后拿铅笔修改。

为了把恐龙画得真实,赵闯特地办了一张沈阳图书馆的借书卡,一有课余时间,他就去图书馆看关于恐龙的书,一边看一边做笔记。他当时就有一个想法,一定要写一本关于中国恐龙的书。他说:我还记得当时看到一本关于恐龙的科普书,那上面说中国恐龙有36种,现在我知道书上说的其实是36属(属比种范围要大),但当时我还没有种、属的概念,就认为我应该画36张恐龙图。

那段时间,赵闯下课后就去查资料,只要看到一只自己没见过的产自中国的恐龙,就把产地、特征、年代等信息记下来。最后赵闯共画了36幅恐龙图,用纸板精装,还把文字部分留出来,让班里写字好的同学帮忙抄上去。赵闯将这本自制的图册起名为《中国的恐龙》,到现在还保留在家中。他说:虽然现在看来拼凑得很乱,也没有种、属分类,但是当时特别自豪。如果书里面没有复原图,我就凭自己的印象画,比如只要书里提到它是素食类,后背上有凸起,我就觉得可能是剑龙的样子。就这样,赵闯完成了他的第一部恐龙作品。

绘画是一种语言

2004年,赵闯面临高考,但直到考前半年,他才知道原来大学还有美术专业。之前没有接受过专业的美术训练的他,没有经过考前突击,仅仅跟着一位开画馆的师傅学了一个月后,就开始匆匆参加全国各地院校的考试。

幸运的是,赵闯由于从小练习画画,有良好的绘画功底,他报考的东北大学、鲁迅美术学院、湖北美术学院的考试成绩都很不错。这时赵闯犯了难,绘画是自己喜欢的专业,但是东北大学是知名985高校,犹豫之后,赵闯选择到东北大学学习平面设计专业。

他认为,绘画的确需要学习一些技法,但是主要在于自己的练习,就像武术、乐器一样需要基本功。老师领进门,修行靠自身。知识的吸收是最重要的。赵闯说,我觉得在美术学院我的思维会受限制,事实证明我是正确的,在东北大学我涉猎了很多方面的知识,思维开阔了很多。

大学期间,赵闯修过心理学、生命进化学、物理学。在之后的绘画中,他轻而易举地将理论物理学、高等数学中的一些简单理论应用在美术题材中。他说:绘画对我来说是一种语言,是一种表达形式,我想说的最重要,我可以用绘画的形式来表达物理和心理的想法。

以严谨的态度绘制恐龙

大一下学期,赵闯第一次接触数码美术,每天他回到寝室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查恐龙的资料。这时,他意识到真正的绘画不像小时候那么简单,比如要画一只霸王龙的油画,需要清楚地知道霸王龙的手指有几根骨节。他开始浏览专业机构网站,下载专业的论文,从图片到模型一点一点地研究。在很多情况下,为了弄清一个知识点,赵闯必须要去浏览英文网站,这就需要查大量相关的专业英文词汇,甚至到最后查到的学名可能是拉丁文。那段时间他画了大量的恐龙素描和手绘作品,绘画越来越严谨,也懂得去看真正的化石。

经过持续研究,赵闯对每一种恐龙渐渐了解熟悉,知识积累得越来越多,古生物的规则在头脑中一点点成型。他绘制的恐龙图在学校论坛里广受欢迎,在学校渐渐有了名气。

赵闯更加有信心了,他把自己绘制的特暴龙、灵龙的彩铅以及素描作品,发布到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客户网站上面,引起了专家的注意。

定做秋冬装

定制特种工作服

混凝土压力试验机

北京办公服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