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秀琼:泳池内外的沉浮

2019-01-05 12:48:08

杨秀琼:泳池内外的沉浮

我的一位编辑朋友,曾在北京琉璃厂旧书摊上顺手抽出一本旧杂志,她的目光一下就被封面上的一个美丽女子吸引住了。这个女子穿着黄黑相间的泳衣,两手轻搭在背后,目光坦然地望向镜头,露出迷人的微笑。

她仔细地看了看手中的杂志,这是本1933年12月出版的第77期《良友画报》。她不由得扯住身边的朋友,惊叫起来:快看快看,没想到那个时候,就有这么敢露的女人啊,还露得这么美。

这名平日里对体育毫无兴趣的女编辑自然不会知道,在那个年代,这个名叫杨秀琼的封面女郎,曾是红极一时的著名游泳运动员。她更不知道,这个看上去明丽动人的女子,却是在荣耀与遗忘的巨大落差中,度过自己的余生的。

1933年10月,民国第五届全国运动会在南京举行。这次运动会,第一次把女子游泳列为正式比赛项目。所以,在看台上便发生了这样的尴尬一些清朝遗老见到女子运动员着泳衣出场,便慌忙离座,有人还念念有词:罪孽!罪孽!女子洗澡,还招人来看,真是不知羞耻。

游泳被看作洗澡,自然是对现代体育的无知。此后几天,所有的游泳比赛都成了杨秀琼的个人秀。这个年仅15岁的广东姑娘,囊括了50米自由泳、100米仰泳、100米自由泳、200米仰泳和200米接力赛的五枚金牌,美人鱼的雅号便不胫而走。

在掌声雷动的观众席上,还有蒋介石夫妇。喜欢游泳的蒋夫人,当即认下杨秀琼做干女儿,并送给她一辆美国紫竹牌小轿车。这也成为当时报刊竞相报道的轰动新闻。

如果是在今天,像这般实力的运动员,下一步的目标必定是在奥运会上摘金夺银。可是对于当时的杨秀琼来说,她的前方却出现了一条看上去更为光鲜亮丽的道路。

她一度成为中国最热门的时尚代言人。1934年12月第99期的《良友画报》,将杨秀琼和宋美龄、胡蝶、丁玲等人一起,誉为当代十大标准女性。这篇报道,甚至在上海滩的新潮女性中掀起了一股游泳热,高档商店里的泳衣几度脱销。

从此,这条美人鱼频频现身于各种交际场合,大报小报上充斥着她的各种花边新闻,就连她身材各个部位的详细尺寸,也被公之于众。她甚至和当时的许多高官闹出绯闻。时任国民政府行政院秘书长的褚民谊,曾亲自为她驾驶马车出席宴会。而在一次剪彩活动后,作为嘉宾的杨秀琼挽着行政院长汪精卫下台。第二天,汪精卫的脸上就多了几道血痕,据说这是汪夫人陈璧君的杰作。

年纪尚轻的杨秀琼,对这些扑面而来的荣耀毫无抵抗能力。红极一时的她自然不会想到,在不远的将来,她的运动生涯会急转直下。1935年10月,第六届运动会在上海举行。杨秀琼因耽于逸乐与交际,体力远不及以前,只获得了50米自由泳的亚军,这是她成名后的第一次失败。

真正的失败是在1936年。这年8月,第十一届奥运会在德国柏林召开,杨秀琼作为惟一的中国游泳队女子选手参赛,但她首轮即遭淘汰。回国后,曾对杨秀琼趋之若鹜的媒体,开始群起而攻之。一家媒体刊登了一幅名为《蛋的时髦》的漫画,画面上是杨秀琼坐在游泳池边,捧着一只大鸭蛋在痴痴地出神。

从为国争光的体育明星沦为中国的耻辱,这样的落差使杨秀琼不堪重负,她逐渐淡出泳池,并先后有过两段婚姻,先是嫁给了有北国第一骑师之称的陶伯龄,19岁时,又在四川军阀范绍增的逼迫下与陶离婚,成为范的第18房姨太太,运动生涯也终结了。

再没有人知道这位昔日健将怎样度过余生。抗战胜利后,杨秀琼远渡重洋,孤身一人到了加拿大侨居。1982年,64岁的杨秀琼在异乡病逝。

这条美人鱼的墓地,建在温哥华的一处海景公园里。一名曾前去探访的中国留学生写到,入夜的时候,月光会轻柔安逸地照在她长眠的墓碑上,远处传来阵阵潮汐。

时装定制

汽车塑料配件力学性能试验机

金属线材缠绕试验机

柜体设计生产软件开料机